<cite id="wvgvm"><form id="wvgvm"></form></cite>

    <rp id="wvgvm"></rp>
  • <rp id="wvgvm"></rp>
  • <rt id="wvgvm"><meter id="wvgvm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wvgvm"><menuitem id="wvgvm"></menuitem></source>
  • 寶雞網 首頁 寶雞新聞 查看內容

    星星之火燎西秦——重溫革命先驅李琦、曹永豐、張云錦的崢嶸歲月

    寶雞日報·寶雞網| 查看: 1309| 評論: 0


      1928年3月18日,在中共岐山縣委主導下,岐山縣城召開紀念巴黎公社大會,與會群眾3000多人,在當時震動很大。


      春分那天,東方露出魚肚白的時候,岐山縣城南,56歲的鳳鳴鎮朝陽村黨支部書記梁宏謀沿著村道,來到村頭的關帝廟前。
      紅磚灰瓦的關帝廟并不大,滿打滿算只有百余平方米,廟內廟外頹廢荒涼,甚至關帝像也不見其蹤。最吸引人的,莫過于院中一棵光禿禿的百年龍爪槐。這幾天,廟里正修整施工,日頭升起一竿子高的時候,工人們就會開始一天的忙碌。
      村里最年長的老人,也說不出這關帝廟建于何時,但村里人都知道,1991年時,原來土坯結構的關帝廟“塌咧”,后來人們在原址上建起了眼前這座關帝廟,一晃30年又過去了。
      關帝廟院子里,梁宏謀用力薅除幾把野草,歸整好墻角的鐵锨。他說,每次踏進這里,都有一種“朝圣感”。身為一名老黨員,他為何對小小的關帝廟如此崇敬?
      “村里120多名黨員,誰不對這關帝廟心懷敬意?”梁宏謀手指一劃說道,“就是這個地兒,中國共產黨在西府大地播下了第一顆火種。95年前,李琦、曹永豐、張云錦等革命先驅,建立了西府第一個黨支部——中共岐山黨支部。”
      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從這關帝廟延展出去,這片厚重的黃土地上,曾經有饑餓、有號哭,有徹骨的痛和恨……上世紀二三十年代,那時的岐山是怎樣一個岐山啊,與“鳳鳴岐山”典故代表的祥和安定絲毫不搭邊。
      史料記載,百年之前,岐山地主土地占有率高達93%,農人“一個汗滴摔八瓣”,辛勞一季,六成收成都得上繳田租;實在活不下去,唯有借高利貸飲鴆止渴,可高利貸年息達四至五成,幾個“驢打滾”就是破家的下場。此外,還有重如巨石的官紳盤剝、多如牛毛的苛捐雜稅……
      更可怕的是“兵禍”,辛亥革命爆發后,岐山民眾紛紛響應,摧毀了清王朝在岐山的政權。然而,駐甘清軍大舉反撲,岐山城陷,軍民傷亡近千人。之后的歲月里,岐山“城頭變幻大王旗”,北洋直、奉軍閥“你方唱罷我登場”,岐山百姓,怎一個“苦”字了得?
      直到1926年,三個在外求學的岐山籍小伙子返鄉。
      這三個小伙子是22歲的李琦、19歲的曹永豐和17歲的張云錦。當時,他們還是省立三原第三師范學校的學生。李琦、曹永豐年齡稍長,在校期間已經是共產黨員,經他們介紹,張云錦加入了共青團組織。那一年,北洋軍閥余孽劉鎮華帶兵圍攻三原縣城,學校被迫停課。
      返鄉之前,三原黨、團組織就給李琦、曹永豐、張云錦布置了在岐山發展黨團組織、開展反帝反封建宣傳的任務。踏上返鄉之路時,三個人不只攜帶著衣被,還有厚厚一沓《新青年》《向導》《中國青年》等進步革命刊物。
      也許他們自己也沒想到,在隨后的歲月中,他們親手在岐山的史冊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跡。
      初回家鄉,經過縝密考慮,李琦等三人選定周公廟職業學校作為立足點,并拜訪了具有實業救國思想的校長雷星階,說明此次回鄉志在宣傳反帝反封建、宣傳革命。雷星階十分贊同,安排他們食宿在該校設在縣城內收柴秤捐的“腳柜處”。李琦等三人隨即以此為據點開展革命活動。
      “就在周公廟職業學校的‘腳柜處’,這三個人成立了寶雞地區第一個黨組織——中共岐山黨團小組。這個黨團小組,最大的特點就是有知識、有干勁。”岐山縣檔案館副館長呂杰說。
      干勁十足,這個黨團小組行動起來了——
      他們白天教書,晚上當起“夜貓子”,寫文章、刻蠟版、印制宣傳品,通過學生會一系列活動,在學生群體中發展了多名共青團員;
      他們練就一副“鐵腳板”,沿北山一帶走村串戶,召集群眾,油印、散發內容短小通俗的傳單,分送給識字的農民和小學師生;
      他們又是“文藝兵”,噼里啪啦打起快板、意氣風發唱起歌謠,宣傳婦女纏腳的起源與危害,動員女人放腳、男人剪辮,號召婦女爭取健康的身體和獨立的人格;
      他們還是“調查員”,對農民經濟負擔進行深入調查剖析,啟發教育農民充分認識貧窮的原因和封建軍閥、土豪劣紳剝削壓迫人民的罪行;
      ……
      就是在那一年,李琦、曹永豐、張云錦一起走過那棵龍爪槐,走進如今岐山縣城南朝陽村頭那間小小的關帝廟,一起談理想、立大志,在岐山黨團小組基礎上成立了寶雞地區第一個黨團支部——中共岐山黨團支部。支部中,李琦任書記,曹永豐管組織,張云錦管宣傳兼團的工作。
      “這三個年輕人,有著與年齡不相稱的大魄力、大毅力和大智慧。”岐山縣政協文史委原主任杜忠奎動情地說,隨后的歲月中,這三人直接領導和參與的一系列大事,在岐山革命史乃至寶雞革命史上,都譜寫出了氣壯山河的篇章。
      翻開史冊,在李琦、曹永豐和張云錦的領導和參與下,岐山大地一個個“驚雷”先后炸響:
      岐山文廟之前,李大釗畫像被高高舉起,2000余名政府各機關職員、工商市民、駐軍官兵群情激奮,沉痛悼念李大釗等“四二八”死難烈士,聲討蔣介石叛變革命、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的滔天罪行,口號聲震動的不只是山野,更是人心;
      縣城之中,數千名教師、學生、兵士、機關工作人員被發動起來,慷慨激昂地參加“五一”(國際勞動節)、“五四”(五四運動紀念日)、“五五”(馬克思誕辰)、“五九”(國恥紀念日)等一系列紀念活動,革命思想的種子在岐山大地生根萌芽、開枝散葉;
      漫漫山野間,黨團支部的活動范圍擴大到岐山縣城郊和東北鄉沿北山一帶農村,并逐漸向岐山縣外延伸;
      岐山南部的落星灣,110余名青壯年手持獵槍、大刀,威風凜凜,將欺男霸女、無惡不作的當地劣紳王鳳岐押上群眾大會,宣布了其私吞賑災款、大放高利貸、利用民團武力威逼殘害群眾等累累惡行;
      ……
      為了真理而斗爭,李琦、曹永豐、張云錦傾盡全力,在岐山大地上誓要把“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”。
      寒暑之間,朝陽村關帝廟前的那棵龍爪槐綠了又黃、黃了又綠。白駒過隙般的時光流轉中,岐山大地早已“換了人間”。
      時值春日,岐山縣益店鎮益鋒村59歲的種糧大戶孟五長來到地頭,按下遙控器,一架無人機瞬間升空,高速飛行中噴灑下細密的藥霧。僅僅兩天時間,千余畝陜禾192優質小麥,就完成了春季防病工作。他興奮地說:“今年又是一個豐收年,畝產上千斤,肯定沒問題!”
      每150秒組裝一個駕駛室,每5.5分鐘下線一輛整車……陜汽商用車總裝廠裝配車間里,流水線高速運轉,一片繁忙。2020年,陜汽商用車整車產量突破4萬輛,同比增長超八成;實現產值123億元,同比增長超四成。
      岐山臊子面早已走出一隅之地,在全國名面評選中一舉奪魁。岐山搟面皮,已經成為全國人民喜愛的美味佳肴,網上銷售更是供不應求。如今,堅持“岐山臊子面、岐山搟面皮”兩輪驅動的“一碗面”經濟,全產業鏈產值已高達125億元。
      “老話說,吃水不忘挖井人,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中,李琦、曹永豐、張云錦等革命先驅在岐山點燃了星星之火,他們不怕犧牲,帶領民眾英勇斗爭的事跡和精神,激勵著一代又一代西岐兒女。”岐山縣委書記蘇少敏說,“時至今日,岐山發展日新月異,群眾幸福指數節節攀升,就是傳承踐行了這些革命先驅的精神和力量。岐山廣大干部將沿著前輩走過的道路,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,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,做出無愧于時代、無愧于人民、無愧于歷史的業績。”
    記者 孫海濤

          歷史檔案
        1926年,在省立三原第三師范學校求學的李琦、曹永豐和張云錦,按照三原黨團組織安排返回家鄉岐山發展黨團組織,開展反帝反封建宣傳。
      三人選定周公廟職業學校作為立足點,并在縣城南的朝陽村關帝廟內談理想、立大志,在岐山黨團小組基礎上成立了寶雞地區第一個黨團支部——中共岐山黨團支部。

          焦點人物
      李琦

      曹永豐

      張云錦
    銘記歷史不忘來路
    孫海濤
      在“百般紅紫斗芳菲”的春日,沿著歷史的脈絡,重溫李琦、曹永豐、張云錦等革命先驅那段血與火的歲月,對“待到山花爛漫時,她在叢中笑”這句詩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
      這三個年輕人,甘冒奇險,戰天斗地,在西府大地上,以熾熱的“初心”,譜寫出了可歌可泣、為國為民的革命史。細細想來,他們不正是“懸崖百丈冰”時,那傲雪凌寒的梅花嗎?
      “明鏡所以照形,古事所以知今。”在新時代的今天,我們再出發、再奮斗,比任何時期都健步如飛。今日今時,重溫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,那顆與百年前一般無二的初心,無時無刻不在提醒我們,認清明天的去向,不忘昨日的來處。




    0

    鮮花

    握手

    雷人

    路過

    雞蛋
    茄子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,00学生在线网站自拍观看,亚洲第一网站男人都懂,欧美成妇人在线播放 网站地图